BOX

长混off和sp圈
啊我吃的cp好冷orz

b队……

一些手绘和指绘

刚才忘记打标签勒

[OFFGAME]混沌爱意

写的真好,我死了。

专职刀片手:

#zachbatter#

#OOCOOCOOC#

#作者掺一脚有注意#

#胡言乱语不合逻辑注意#

#Valerie并未吞食Japhet注意#

#Valerie认识Zacharie注意#

#学龄前文笔注意#

#中二之王附体注意#

#xing描写注意#

#花吐症梗,但稍有改动#

#时间线大约在Zone1净化后Zone2净化前#



能接受的话,那么?



“Valerie,你觉得人会吐花吗?”

Valerie从书中抬起头,Zacharie正靠在自己身边的书架旁漫不经心的捻搓着手中一朵开的正艳的矢车菊,白猫歪着头思考了一会,而后给出了商人自己的回答

“据说有种名叫花吐症的病,病人会不断的吐出花瓣,最后因为花朵堵塞气管窒息而死。”

“那么应对方法呢。”商人并没有抬起头。

“嗯。。。记得是去找心上人讨个吻吧。”

“其他方法呢?”

“好像没有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是因为好奇。”Zacharie收起花朵转身离开,只留给Valerie一个意味不明背影。

Zone2惨白的太阳挂在天空中,它是那么的努力散发热量,但空气仍旧是冰凉的。Zacharie站在楼顶,任由风将他手中的花朵卷向天边。

Valerie的方法他试过,不然他也不会去问其他的方法,可惜的是他什么也没问出来。

就在他发呆的这段时间里,那股恶心感又上来了。

他蹲下身闭紧双眼,直到堵在喉咙里的异物和着温热的液体暴露在空气中。

Zacharie睁开眼、几片白色的花瓣正浮在他面前漆黑粘稠的液体中,而有些液体正顺着商人的嘴角拉出细长的丝。

污秽不已,却分外绮丽。



商人的梦境中闯入了一个不知名的女孩。

在他患病的这段时间里,几乎每晚这个蓄着一头黑发似笑非笑的女孩都会在他的梦里出现,保险起见Zacharie没有和她说话,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交谈的意愿。

最后,商人坐不住了。

“所以女士,您在我的梦里做些什么呢?”他靠在椅背上,看着对面把玩着一把匕首的少女

“神怜悯她的造物,所以来给他一些能逃离困境的提示。”她把目光从匕首转移到商人身上,湛蓝的眸子在发丝投下的阴影里闪烁着微光。Zacharie想张嘴说些什么,却被她制止了。

“让我们来梳理一下现在的状况,你患上了无药可救的花吐症,唯一的方法又行不通。”

“你吐出的花瓣和那些黑乎乎的东西--实际上是你的爱意和一些混沌妄想的混合产物。”

“噢,别那么看我,你我都很清楚你想让他永远留在你身边,你也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净化者为你所玷污的样子,我甚至还知道你对着他的照片发泄欲望。”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我这里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也看到他对Zone1犯下的事了,对吧?”

Zacharie没有说话,神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她起身绕到他身后,伏下身凑近他的耳边低声呢喃

“去杀掉The Batter吧,痛饮他鲜红温热的鲜血,让它们喂饱你心里的那头巨兽。”

“现在你不做,The Judge也会替你完成这个任务。”

“你也不想让Sugar受到来自他的伤害。”

“与其等到一切都无法挽回,不如现在把握机会做个英雄。”

“好好想想吧,Zacharie.”

商人从梦中惊醒,神的匕首此刻正被他握在手中。





和往常一样,Zacharie仍旧在下一个房间等待着净化者。

和往常一样,商人仍旧本着奸商的本性做生意。

和往常不一样,Zacharie在Batter转身离开前叫住了他。

“Batter,在那里等一下。”

净化者顿了一下,而后转过身,就在这个瞬间Zacharie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他揽入怀中贪婪的品尝着他口腔中的味道。

此刻他无需多言。



那个吻不仅倾诉了商人的所有感情,还将净化者的声音全部堵了回去。

Zacharie结束了那个吻,他的挚爱此刻正靠在他的肩头沉沉睡去。

那柄锋利的匕首没入净化者的胸膛,鲜血顺着刀柄滑落,在地面汇集。

商人已经无路可退。

他俯下身,在净化者的尸体尚还留有余温时撕开了他颈部的皮肉。

随着那些液体的滋润,长久以来那折磨着商人的病症终于被彻底的治好了。

但他并不觉得高兴。



“噢,笑一笑吧,Zacharie.”

“你不仅治好了你的病,拯救了世界,还满足了你的愿望。”

“有什么理由不为这皆大欢喜的结局高兴呢?”

天呐啊啊啊喵豆你好棒啊!!!!

喵豆:

【zachbatter的kiss唾】

友情提示:请自带BGM食用【你

这次本来是想做手书的然而我不会所以只好做了gif【哭泣】

有描图和参考,人体垃圾

画完这个我看了至少十个kiss唾的手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个变态我居然…啧,都怪他太可爱了